扬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网络

投资偏好是啥?中小企业如何进入5G产业链?投资人这样说!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5:16:51

现在投资机构的偏好是哪些?港澳创业者如何在大湾区寻找机会?5月10日,港澳青企考察团参访松山湖高新区,参观考察了松山湖生态城市科普馆、中盟孵化器ALLWork、光大We谷、松山湖人才大厦等。考察团由广东政协委员林至颖先生带队,十三家青创企业、三家投资机构共二十多位代表组成。

“更重要的是看产业链”

5月10日下午, 位于龙怡智谷A栋3楼的中盟ALLWork 孵化器首次亮相,是一个建面约4000 平方米定位于国际化的孵化器。在试运营阶段,当天迎来首批参观考察团,大家对ALLWork的装修风格、办公环境、软硬件配置以及专业化的服务理念可以用“惊艳”来形容,开辟了松山湖在国际孵化器苹果创新乏力,为什么没有人弹劾库克?领域的新名片。

座谈会上,松山湖人才局、科创局、招商局领导就松山湖的发逐冰云天 直升机结冰试飞技术浅析展以及相关港澳团队创业优惠政策等方面进行了讲解,并对于相关港澳代表的疑问一一作答。

“大家在关注政策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要看产业链。”推介松山湖创新创业环境时表示,科技创新局副局长黄天梁表示,希望港澳创业者能够在东莞寻找到匹配资源。

广东政协委员、司南创新联盟主席林至颖表示,一天看下来,政策和环境都很不错。司南创新联盟也有到北京与中关村合作,合作考虑的更多是与当地的行业、产业结合。“现在我们看到了松山湖在机器人、AI这方面已经有一定的产业基础,这个我们很关注”。

前瞻布局AIoT 顺丰丰修如何把后服务市场做到 关于港澳青年到大湾区内地9市的创业,林至颖表示,在香港钱、场地是问题,但是放眼到湾区,来到湾区之后,未必就是钱和场地问题,关键的一个是人的问题,如何寻找到合适的专业人才。另外,他因为湾区城市间的信息差,增加了沟通的成本,希望更多的信息沟通平台出现,拉平信息鸿沟,沟通有无。

当天,中盟ALLWork孵化器与东莞松山湖高新技术创业基地签署了孵化器合作备忘录,与司南创新联盟、青年创新企业家协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在项目引进、创业导师、资源共享、活动合作与交流互动等方面展开全面合作。

创业交流聚焦投资偏向

清研人工智能产业基金合伙人、中科院云计算中心虚拟现实研究院院长文钧雷、天劲资本创始合伙人胡翔、戈壁基金副总裁董和翰在交流会上向港澳青年企业家们分享了港澳市场股权投资市场现状并进行了现场的Q&A环节。

问:当前5G讨论很多,中小企业如何从中寻找机会呢?

文钧雷:中小企业参与,首先要了解行业发展的思路和模式,然后参与到主体的重大规划中。

一个行业早期,它都是一种顶层往下建设的体系结构。现在各区域都有行业协会,而行业协会其实都是区域政府、龙头主导,它们也在选企业,也在找方向,选择哪些企业应用参与其中。现在5G的整个产业链逐渐完善并走向技术的成熟,如果在通讯领域可能早就5G发令枪已响 但不必赢在起跑线上参与到整个产业建设体系里来了,在5G的外延的话,我估计上还有大量的应用。

因此,中小企业首要的是参与到行业的专业机构中,比如行业联盟,它们会根据部委要求形成调研机制,调研机制会告诉你,未来规划准备怎么做,行业采购信息在哪里,你从中找到参与到整体的闭环专项建设的领域,其实就是找准自己的位置。

另外一部分的话,其实不在乎中小企业,还是在主流参与者,哪个行业都有它的圈层,这种圈层的资源的整合对接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是属于一个白板阶段,怎么画都不能算错,所以在这个阶段,切入到行业产业建设的体系是一个的时机。因为可能后面再有这样的机会,门槛就会变得很高,所以早期产业建设的时候机遇很好。

问:现在的投资偏好有哪一些?

胡翔:先来说一下创业分享,现在创业的竞争门槛比之前要高很多,比如说,人工智能的门槛就特别高,对技术的门槛特别高,对产品的门槛也特别高,这时候就需要在创业前期定位好自己的方向。因为我们见过很多创业者可能有自己的热情,也有一定的积累,但是他对方向的这种判断还是存在误差的。比如说以前很多做P2P、O2O,花了很多钱,虽然它在一段时间内是有一个热点,不少创业者是奔着那边去的。如果大部分创业者是奔着热点去的话,没有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调整,我觉得这样的创业是很容易失败的。

第二点关于人才,现在做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它的人才积累要求特别高。创业初期,创始人魄力非常重要,包括他对行业的认识,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入点,然后你可能招揽优质人才加入,那么对创业是会有非常大的一个帮助。

在投资偏向方面,现在讲的新消费,国内理念都非常强,但是在核心如芯片领域、人工智能领域确实是非常落后的,这块可能是很多投资者也会看,我们也会去看。另外一块是结合上市公司的一些合作,会看一些医疗的资源。为什么看好医疗?因为个是老年化比较严重,然后第二个就是中国的基础医疗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国产替代也是非常迫切。

第三个是新能源汽车领域,对于国内产业来说,中国是可能出现弯道超车,其中一个是汽车的领域,,互联网模式持续在看,我们也做过一些跨境电商、数字营销的一些并购。

董和翰:我们投资偏向挺广的,刚开始专门投一些互联网有关的,因为那时候中国互联网刚刚起来。2002年开始,我们投了很多媒体、平台类、电商类的创业公司,都是那个时候中国起来的一些行业。

现在我们也开始看一些制造业、芯片、人工智能,跟着整个大环境走,我们需要知道这个市场有什么新的变化,然后可以变化成一个新的平台。如果你有新的平台,你就有新的流量,有新的流量的话,你就会有一大堆新的收入,然后就可以去跟比较早的一些公司去竞争,所以我们永远看的是机会。

如果从地域来说的话,我们之前是在上海,然后慢慢扩展到去东南亚、中东。

现在很流行一个投资概念叫“出海”。现在国内不少创业者或者技术服务,他们慢慢的开始往外走,就是去国外,比如说东南亚、中东,或美国、欧洲这些去找客户,他们的市场从中国的市场变成是国际的市场。另外,我们也看到不少在欧美或者是在中东的华人,他们也在当地创业,就把中国以前的一些创业经验复制进去。

过去半年,我们在东南亚看了数百家新公司,包括外卖配送平台、电商物流平台。所以我们是一个国际化的投资策略,相对应的创业者而言,也可以去想一想,去做这个公司是不是可以去东南亚甚至更远寻找机会。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梁锦弟

美经济学家替华为说公道话竟被骂"美奸"鲁大师2019Q1处理器排行:AMD 32核撕裂者2020款Smart EQ路试谍照首曝 有望今年发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