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北京高息P2P平台里外贷猝死待收超9亿元

2018-11-28 15:46:01

北京高息P2P平台里外贷“猝死” 待收超9亿元

“里外贷雷了?这可是超级大雷、核弹呀,”投资人称。一时间,各大交流群炸开了锅。

1月22日上午,北京P2P平台里外贷的法人代表孙友卫对外发布消息称,由于借款人未能归还款项并失联,该平台已无力继续垫付。“我们将采取报警处理,里外贷自今日起暂停一切业务。后续情况将陆续发布。恢复正常业务时间待定。”

随后,贷之家工作人员立即前往里外贷官公布的地址进行实地探访,发现该公司办公楼大门紧闭,已经人去楼空。物业方面表示该公司“上个月就搬走了”。

贷之家工作人员实地探访发现,里外贷办公楼大门紧闭,已人去楼空。

里外贷“突然死亡”

投资人金钱豹豹发帖称,没有想到,一个‘突然死亡法’为里外贷的生命,画上了句号。“运营离职,傀儡法人,老板经营平台经验欠缺,运作项目所需资金过大,出现问题处理态度不积极,对投资人不尊重,画饼严重等问题,注定了里外贷今天的命运。”

据了解,里外贷于2013年5月正式上线,由北京众旺易达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运营。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

万元人民币,自然人股东分别为张文堂、孙友卫,法人股东为山东省万军投资有限公司。不过,有友爆料称,该平台实际控制人为高琴及其丈夫张杰。

待收本息9.34亿元创历史新高 借款人只有8亾

贷之家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月21日,里外贷总成交量22.48亿元,待收本息共计9.34亿元;平均借款期限5.56个月,综合收益率39.77%。

数据显示,该平台有待收的投资人数为1830人,人均待收金额51.06万元。待收金额前40名的投资人,金额均超过340万元。其中,待收排行的投资人,待收金额为1.7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数据同时显示,有待还的借款人数仅为8人,待还金额的借款人(即尚未还清款项的借款人),待还金额高达3.2亿元。上述8名借款人的人均待还金额达1.17亿元。

业内人士同时指出,里外贷的新站加老站,待收合计或达10亿元以上。

“超高待收+房地产自融,这么奇葩的平台,终于凋谢了。预料之中的事,只是早一天还是晚一天的事情。预料之外的,是它居然能挺到今天。”投资人对此直言。

值得关注的是,从贷之家研究院统计的问题平台数据看,里外贷也是目前P2P行业待收金额的问题平台。

里外贷待还借款人与待收投资人信息

里外贷与上咸BANK是啥关系?

金钱豹豹发帖表示,在去年9月底提现时他发现该平台有问题,在验证平台抵押标不合法以及存在其他问题后,他对里外贷进行了预警,而这一预警,当时也得罪了部分里外贷的大户。“迫于压力,我一度选择了沉默。”

另有投资人爆料称,就在不久前已经跑路的山东P2P平台上咸BANK,为里外贷的“马甲平台”。“2014年10月,里外贷连续几个月资金净流出,出现提现危机时,大户贷名人悉数到场,上咸BANK的运营总监船长坐镇指挥,制定了增发45天标,房宝宝新标种以及出面做维稳安抚等工作。”

据了解,上咸BANK的运营总监船长为知名贷名人,具有很高的人气。

有消息称,里外贷出现提现危机时,曾从上咸BANK紧急调了一部分钱,用于安抚部分投资人。而“2014年1月,上咸BANK自称获得风投,这个所谓的风投企业,和里外贷负责人旗下企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P2P投资两大高压线:高息、高待收

另一位投资人指出,通过观察里外贷的投资人和待收数据,可以看出该平台存在严重问题,“待收一直创新高,人气一直在下降,这是很矛盾的。”他同时表示,待收之所以增加,很大一部分是利息,也有可能是马甲。

此外,从数据看,平台待收增多,人气下降,说明大户占比变高,散户离场,里外贷把大户锁定了。此前,有人爆料称,里外贷锁定大户,从数据反映的情况看,是相符的。“锁定大户,放行散户,让他们自由进出,就给人感觉平台没有出事,其目的是为了稳住盘子。”

贷之家研究员杨凌驰指出,投资人在选择平台时,对待收过高的平台,应当格外小心谨慎。此外,高息,就像击鼓传花。这类平台只能够营运一时,终究无法长久发展。然而,“一个个高息平台死去,那些贪婪者却还在追高息。”

<

CO2飞行激光打标机
硅藻泥涂料
发电机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